【学生会】2018 我想和这座“程”谈谈

发布时间:2018-06-30浏览次数:91

读书破万卷,下笔如有神。多读书,感悟不一样的人生经历,多落笔,创造不一样的精彩人生。

——导语

时间越来越紧,我必须上路了。我坐着一列高速行驶的列车,在说不清是伤感还是急切的心情中告别了父母,这辆列车是白色的,流线型,很漂亮,富有科技感。在火车站我遇到了一位朋友,我很幸运,在火车站可以遇到一位故友,我们聊了几句,我说,你吃早饭了吗?

朋友说,还没有。

我说,你可以把行李箱放在我旁边,我帮你看着,你去买吃的,哦,对了,帮我带一份,我也没吃。

朋友说,可以。他暂时离开了,我看着书包和行李箱,在偌大的候车厅里,乘客却不足百个,且很大一部分是同我一样外出求学的学生,不像繁华的都市,这个偌大的高铁站与小小的县城不成比例,我一直很诧异为什么这个车站会建在这里,听一些人说是县领导与铁道部有关系,也有人说是国家赠予革命老区的福利,这时,朋友回来了,带着两碗泡面和一些面包。

朋友说,你觉得这些够吃吗。

我说,当然,我饭量不大。

朋友说,我去帮你泡一下。

我说,谢谢。

这时候离我的车次还有几个小时,我们吃着东西,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,走的人走了,等待的人继续等待。我问朋友,你是哪个车次的。

朋友看了看我的票说,和你一个车次的,真巧。

我也看了看他的车票说,可惜不是一个车厢的,在火车上遇不见了。

他说,是啊!

几个小时后,我们等待的列车来了,我们也是人群中要离开的一部分了,我们排着队,依次经过检票口,我看到有人的票是蓝色的,有人的票是红色的,我开始一直弄不清楚区别,后来才知道蓝色票是互联网订票,红色票是人工窗口订票。

我们带着行李箱走下楼梯,静静等待火车的到来。

我问他,你选的什么专业?

他说,传媒。

从高中时,当一位主持人就是他的梦想,现在,他朝梦想迈进了一大步。那我呢?我的梦想是什么呢?

朋友走了,他对我说,再见。

我也说,再见,向他挥了挥手。

我带着行李上了火车,看着外面的各种各样的人,心想,我未来会是怎样一类人呢?

行李箱很重,我一个人举不起来,幸好有一位乘客帮了我一下,我感谢了他,他笑了笑表示不用谢。

接下来便是漫长的列车时间,我偏着头一直看着窗外,我很喜欢这样,窗外的风景变换着,像极了人生的千姿百态,前一秒还是晴空下的旷野,后一秒就来到了幽暗深邃的隧道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我拿出手机,打开地图,定位了自己的位置,离我要去的地方还有很远,大半个中国那么远,我睡了一会,列车很平稳,比以前好多了。

再醒的时候,窗外是一片朦胧的夜色了,我有点饿,得去打点热水泡面,我很谨慎,很怕我的东西被别人偷走,我所拥有的东西本来就少,如果这些再被别人夺走的话我就什么也没有了。我想,拥有东西少的人都比较谨慎吧,就像一位老农每天盯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一样。

我观察了下四周,正好有列车员来查票,这时候小偷不敢行动,我趁着这时去打些热水,很安全,再说我只是一名学生,身上并没有什么特别值钱的东西,对我来说真正珍贵的东西别人也偷不走。

我打完水,列车员正好来查我的车票,我把票给他,他看了一眼,拿出打孔机在车票上打了一个孔就走了。

他走的时候问了一句,学生?

我说,是的。

他问,去哪里读大学呀?

我说,哈尔滨。

他耸了耸肩,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

我有些失落,他不是第一个这样问我的人,也不是第一个听完我回答时耸了耸肩的人,实际上我老家很少会有来到如此遥远之地求学的人,我偏过头看了看窗外,有些失落。

接下来在火车的时间,我也是晕晕乎乎的,心里五味杂陈,我很担心我的未来,想着想着,夜深了,我也渐渐睡着了。


一天半的路程结束了,我终于到了,这里气温很低,比老家低多了,这里火车站外很多出租车司机在揽客,我也准备找一辆出租车去学校。

我问这里的司机,多少钱?

他说,五十。

我说,可以,什么时候走?

他说,三个人就走。

十分钟后,来了第二个人,问了和我同样的问题,也得到了和我同样的回答,然而,第三个人始终没有等到,他提议我们每人加二十,他就走。考虑到时间太晚,我们答应了他的条件。

我终于到了学校,到了寝室后,我问舍友们,出租车七十元是正常价格吗?他们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着我,我就知道我亏了。

舍友问我,你叫什么?

我说,段玉良。

他们又问,你是哪里人?

我说,湖北人。

然后我们开始整理床铺,我是在上铺,六人寝,两张桌子,面积有点小,分给六个人面积就更小了。

舍友说,我们得去领军训服了。

我说,走吧。

于是,我们启航领取军训服,它是一套海军军装,穿起来很宽松,像是一件袍子。当天晚上,军训就开始了,我们的连长和指导员分别为一男一女,他们都很严格。

首先连长教我们叠被子,要叠成豆腐块,一开始很难做到,不过后来就容易多了。

军训伊始,我们重点练步伐和站姿,很累,要早起,而且要练很久,我很怕练不好被教官罚,给队伍拖后腿。但到最后,被踢出队伍的没有我,我也参加了阅兵方阵,我们营也拿了第一,幸不辱命吧。

军训持续了二十多天,我问我的老同学们,这在大学中算是比较长的了,不过我不太意外,毕竟我们是军工学校的传人,真正令我意外的是,训练我们的人是武警部队,而不是与我们学校有历史渊源的海军。

军训生活结束后,我们正式开始了大学生涯,首要的事情就是选课,那时我们不会开网,没有校园网,我们只能去图书馆电子阅览室选课。最重要的当属选体育课,尤其对于像我这样高中没有一节体育课的学生。

我问舍友,你们选什么?

他们有的选羽毛球,有的选篮球,还有选太极的。

我却选了轮滑课,因为我觉得轮滑很有趣,并且我又可以掌握一项新的技能。

大学的课程很不同,节奏很快,与我高中的学习风格完全不同,需要花费较长时间调整,我才能适应大学的学习方式。

在第一个学期影响我最大的两个老师,一个是轮滑课老师——杨俊,一个是线代老师——凌焕章。

凌老师上课很风趣,有很多同学喜欢听他的课,我也是其中一个,虽然我数学不好,但我知道数学的重要性,我从未停止在其上的努力,作为一名工科学生,数学好很有必要,物理也是。

记忆最深的一句话当属,凌老师说,哈工程的男生一定要考个研,且一定要考一个好一点的。这句话让本来纠结于毕业去向的我不再纠结,未来变得清晰了些。凌老师知道学生关心的是什么,他讲的都是我们目前所面临的最实际的问题,所以我们很喜欢他。

凌老师不光告诉我们考研的重要性,还身体力行的为我们讲题,有时候碰到考研题他就会帮我们剖析。

我也私下里问过我的一些同学,你想考研吗?

同学答,当然想了。

同学反问我,你想先脱贫还是脱单呢?

我楞了下,说,当然是先脱贫了。

同学笑了笑,说他也是这样想的。

然后,我们走到了寝室,互相告别。我很喜欢在晚自习结束后回寝这段时间与别的同学聊天,这样我可以很快的熟悉他们,并且锻炼自己的说话能力。

然后是杨俊老师的轮滑课,轮滑课最大的难点在于克服心中的恐惧,只要迈过了这一道坎,后面的只是时间问题,我特地记录了下我的学习历程,大概是下面这些。

克服对摔倒的恐惧,用时三到四周。

学会掌握平衡,一周。

学会单蹬单滑,三周。

……

我学的很慢,但我一直在学,老师没有责怪我,我很感谢。

最后期末考试时,我们考冰刀,在冰上考。

轮到我了,第一次考核,我摔倒了。

老师说,再来一次吧。

第二次,成功。

学了半学期的轮滑,我最后的成绩是A,幸不辱命。


这位老师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体育老师,比我以前的老师好多了,我很感激,最后取得的成绩也没有辜负这位老师。

每次体育老师考核完后,我都会向老师说声谢谢。

老师会对我说,不用谢。

不为别的什么,仅仅是互相尊重,在我看来,这已经是最好的师生关系了。

转眼到了十二月,雪给这所学校换了身新装,有时候下晚自习时,看着这些迎风飞舞的白色精灵,真像到了另一个世界。

十二月也是紧张的季节,是考试月,也是离别的季节,是回乡月。

考完最后一科,我们长吁了一口气,走出了考场,回到寝室,已经有一位舍友开始准备他的行李,他家就在哈尔滨,所以回家很方便,考完下午就可以回家。

他是我们寝回家最早的。

回去的时候,他向我们挥了挥手,再见。

我们也回他,明年再见。

寝室只剩下我们五个了,我们决定一起外出聚餐,庆祝寒假的来临。

外面雪依旧很大,风卷着雪,有时候连眼睛都睁不开,但还是有很多人和我们一样外出聚餐。

道路上的雪很深,有的地方甚至没过了我的鞋子,老家从未下过如此大的雪,在天气的影响下,这里的夜市显得有些冷清,走着走着,我们来到了学校外面。

说实话,在这半年,我很少去学校外面,对学校的周围知之甚少,这倒不是沉迷于学习,无法自拔,而是我们自己没趁着周末出去玩,和我一样,很多同学周末都是在寝室休息。

我们到了我们要来的地方,在这寒冷的环境里,火锅和烧烤对我们最有诱惑力。

最后,我们一致决定吃火锅。

没有什么比在大雪天里涮火锅更能让人感到开心了,我个人很喜欢吃火锅,我的舍友也不例外,所以我们大部分聚餐都是选火锅,但是偶尔也会尝试其他的形式。

我们都来自不同的地方,有的人喜欢吃辣,有的人不喜欢吃辣,有的人喜欢吃羊肉,有的人喜欢吃牛肉,我们的成长轨迹不同,所以我们的习惯自然也不同。

我们来自不同的地方,聚在一起很不容易,用我以前老师的一句话就是,有缘分啊!

与旁边的人不同,我们的桌上没有酒,因为我们不太喜欢喝酒,也许这也是一种巧合吧。

饱餐一顿,我们又回到了寝室,一起玩游戏,开黑,玩的时候,我问他们,寒假准备干什么。

大部分都说,玩呗,还能干什么。

我就知道他们会会这样答,但其实我们心里都不是这么想的,我们都想在寒假做些什么,可做些什么呢?继续往心里追问,就没有答案了。我很多时候都处于一种想做点什么但不知道该做什么的状态,也许有时候看起来挺忙,但做的事情却没有太多,也许我更多时候应该先看清路,再去忙着奔跑吧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,舍友一个个离开,也轮到我离开的日子了,回到我的家乡。

我与一位同乡说好了,一起回去,他也是湖北人。

天还没亮,我们就起床了,我们用手机预约了一辆出租车,前往哈西站,那是我来到这里的地方,现在我也将从哈西站离开这个地方。

车站真是一个奇特的地方,他象征着别离,又代表着团聚。

我们虽是同一辆车,但不是同一个车厢,我想起了我来的时候,在我来和离开的时候,都有朋友和我一起,我感到很幸运。

火车呼啸而来,也将呼啸着离开。我再次登上了火车,再次看着窗外的风景,太阳再次落下,夜色也再次降临,我思念的人和思念我的人啊!我将再次与你们团聚。

在这里待了许久,我的眼睛也像车窗一样,不同的风景每天在我眼前播放,这是我眼中的世界,也是我眼中的自己。

 作者:2017116303 段玉良


© 2017 飞腾彩票

地址:哈尔滨市南岗区南通大街145号哈尔滨工程大学理学楼 邮编:150001 电话:0451- 82519754 

管理维护:飞腾彩票APP下载 技术支持:信息化处